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知识产业 >

【横琴论坛演讲集锦】杨旭日:知识产权产业与发展趋势

归档日期:07-02       文本归类:知识产业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8年11月19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报社、七弦琴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平台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知识产权横琴论坛在珠海华发喜来登酒店举行。国家知识产权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廖涛,广东省市场监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何巨峰,珠海市副市长阎武出席活动并致辞,中国知识产权报社社长曹冬根主持开幕式。来自国家有关部委、各地知识产权局、金融机构、知识产权中介机构、企业的代表及专家学者等共620余人齐聚一堂,从不同的视野出发,共同探讨知识产权行业的发展趋势及未来展望。

  为了与更多关注知识产权的专业人士分享本届横琴论坛的思想精髓,七弦琴特征求论坛演讲嘉宾意见,将嘉宾演讲内容整理后逐期发布,敬请垂注!

  谢谢主持人和主办方,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刚刚三位演讲者把很细节的情况跟大家介绍了,我们这里讲宏观一点。

  刚好昨天参加中原论坛,吴汉东校长讲了新的中美贸易背景下国家的战略,提了四点,一是要进一步扩大开放,实际上就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二是进一步深化市场体制机制改革,特别是市场经济改革。三是进一步加强创新,建立创新强国;四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实施知识产权严格保护。

  我讲的内容基本与吴校长呼应,今年有两件重大的事,第一个是中美贸易战,第二件是民营经济的振兴。中美贸易战大家都知道,简单把情况给大家介绍一下,很细内容大家可以看看我的PPT。

  中美贸易大战最早源起于今年初的美国301报告,大家可以看看PPT,了解一下。说中国有强迫技术转移的东西,这个强制技术转移引起了美国产业的损失,然后就有贸易制裁的事情。我这里简单讲讲过程。

  美国突发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提出了制裁的关税清单,对中国进行惩罚,8月份已经实施了500亿美元,25%的关税。中国提出了对等报复,也是500亿美元。这几天我听到,企业10月、11月份订单越来越少,非常的吓人。现在数据还没有出来,11月份可能会有断崖式的下降。

  十月份,又有第二个清单。美国又提出了2000亿的清单,10%的关税,并在明年提高到20%。中国也进行了报复,大概是600亿,关税水平也是5%和10%。当时大家在想是不是中美之间已经进入新的冷战时期,类似于美苏之间的冷战?中美的情况与苏美的情况不一样,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当然,中美这个程度也可能很深,很多专家给我讲中美之间目前基本失去了互信,这个时候谈判和让步实际上没有意义。双方都需要时间来重新评估和定位。一句话,美国和中国的互信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水平,目前的谈判实际只是一种试探,不是可以达成协议的时机。

  当然,中美关系,具体工作也不像想象的那么可怕。贸易争端如火如荼,但是另一条战线一直被特朗普抓紧的汇率斗争却没有起来。10月18日,美国对中国汇率的评估,他认为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今年人民币出现了近10%的贬值,但美国人认可这个贬值,认为中国人没有操纵汇率。我们看到,美国人也不希望中美之间搞得没有余地,出现断崖式下降。现在看来下降是肯定了,可能是螺旋式下降。这意味着出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缓和。中国现在也在有限度地购买美国的商品。

  另外,除了中美贸易大战之外,还有对中国投资敏感技术实施管制。这一管制主要针对中国,针对中国的国有企业,同时美国政府还非常乐于将这一规定泛化,扩大至所有它认为可能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企业。很显然,在投资领域对中国的敌意是远远高于贸易领域的摩擦的。

  跟美国的交恶也许是很正常的。为什么呢?因为双方要改变政策了。美国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中国要讲“四个自信”,要搞“中国制造2025”,这是一个独立国家的应有之义,仅仅是“独立自主”,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威胁性,只是中国人不愿意做以前的只顾埋头干活的“小弟”,或者不认可以前美国人设计的所谓“中美国”。一句话,中国人不愿意“低人一等”。如此而已!事实上,美国也一样,也面临很多自己的问题。这得双方慢慢的适应,中国美国要学会重新适应新的状态。当然这个重新适应的过程是有代价的。美国当然可以单方面取消那些美国认为给中国人单方面优惠,直到它认为这本身其实只是互利互惠为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这其中,我们看到中央的决策是理性而持续的,一是坚持改革开放基本盘不变,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更加独立自主,甚至更加开放。同时也不断吸收对方的合理诉求和关注。中国要有大智慧,不能落入民粹主义的泥潭,贸易保护实际上是一种自保行为,可以报复,但完全没有必要去对抗,甚至把这种对抗升级。总之,中央决策理性而有创见,包括此次进口博览会,全球首创,彰显了中国智慧。

  知识产权很重要,实际上在中国经济结构里,还有很重要的一环,现在还没有给到位,就是吴校长讲的市场经济体制,尤其是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大家知道,对于知识产权来说,实际上国有经济因为其天生的垄断性,对于知识产权这一因创新而得的垄断权是提不起兴趣的。而民营企业就大不一样,民营企业对创新对知识产权天然是敏感而支持的。

  一段时间以来,有传言说,民营企业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是不是要离场了,重新来一次新型的国有化?当初,民营企业家很着急,很多有识之士也非常着急。

  这个事情,最近有习总书记进行了澄清,召开了民营企业家座谈会,提出了两个毫不动摇、三个坚持,分析了形势,指出了问题,并提出了六点建议。最早是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和尤权首先提出来要一视同仁对待民营企业。后来,我们看到习总书记的座谈会。

  习总书记讲了我党对待民营企业的历史过程,讲到了民营企业广阔的发展空间。他讲了56789的事情,讲得很细,并直接面对民营企业面对的难题,提出六点建议:减轻民营企业的税费,帮助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营造良好的竞争环境,完善政策执行方式,建立亲清的政商关系,保护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直接面对问题,直接提出解决方案。特别是提到企业家非常担心的人身和财产安全问题。这些对企业家的意愿和决心产生重大影响。

  习总书记的讲话落实很快,最早的是央行,然后有发改委,有市场监督总局,有刚刚讲的最高人民检察院,防止民营企业纠纷当犯罪处理,还有浙江和上海,包括今天讲的甘肃也有相关表态,一系列表态都会出台。

  这些具体措施,我们希望它能落实下来,有非常明确的执行方法,并把它写到我们宪法、刑法里面去,细化在刑事诉讼法里。这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那中国的经济特别是处于基础制度的国有和民营才能各安其好,相形益彰,使得我们的民营经济和国有经济等多种所有制能携手起来共同发展。

  这里特别要提一下“竞争中立”这个概念,这个概念是美国人最近提出来的,希望能够在国际条约中能够正确处理好政府对各市场主体平等的态度,用来处理国内企业和外资企业的问题。竞争中立是什么?首先想到国营和民企。政府的资助可以给国有企业,但是给民营企业,就很危险,为什么?这就是竞争不中立。

  关于企业知识产权工作,我把它总结为亚平衡下的企业工作。这里有一个机制,外部压力使得企业产生内在需求。当外部压力不够时,就产生了亚平衡。中国搞知识产权,要么是吃了苦头的,要么是尝到了甜头的。这两种状态,会产生有效需求,这样会刺激企业进行投入。在早期,企业如果要开拓国际市场,特别是美国市场,就得重视知识产权。相反如果是国内市场,需求则没有这么迫切。这样知识产权工作就会出现反复。比如北京的一家大企业,现在号称是全球有名的大企业,知识产权部门被裁撤过三次。现在知识产权进行严格保护,外在对侵权进行惩罚压力持续增大,这样就恢复到了新的平衡。

  知识产权我们讲到有四项能力,即竞争管理、纠纷管理、权利管理和投资管理。竞争力管理主要是讲公司在全球的地位和作用,这是企业制定战略的出发点,也是竞争力管理的必要手段。实际上竞争管理不仅仅是知识产权,还包括产品、技术等方面。纠纷管理主要是处理各类纠纷,包括潜在的纠纷和现实的纠纷,确保企业长期经营。权利管理,就是要固化公司研发成果,并打造成有竞争力的专利资产,或布局高水平专利组合及国际组合。投资管理是较高级的职能,包括自有权利的运营和外购权利形成专利组合,确保公司经营的合法性。

  我们把亚平衡与平衡状态,取欧美先进公司作为参照系,进行一个比较。亚平衡状态下,竞争力管理大概是 20%,做了一些类似于侵权分析的东西。欧美对比组是 100%。纠纷管理,因为案子不是很多,只有50%,但是来了案子就要面对。纠纷管理很重要,领导一般都重视。权利管理大概是在 50%,因为我们申请了很多的专利,这个工作也还有一些缺口,主要是高质量专利的申请和管理。最后是,投资管理,目前打大概做了10%,还有90%的发展空间,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专利运营,空间很大,但做起来并不容易。关键是得有甲方思维和交易网络。

  关于发展趋势,我们首先来看看近几年的专利申请数据,来做一个更为具体的判断。

  自2016年以来,专利申请增长持续减缓,从内部评估来看,今年的发明专利申请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而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不仅增长率下降,而其还出现一个数量巨大的驳回率。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立案数据来看,今年案件整体增长将超过30%。而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专利赔偿额从2015年之前的8万,到2016年55万,到2017年的超过100万。预计今年还会有较大的增长。

  结合最近最高院成立知识产权法庭审理涉及专利等技术型案件的上诉审理来看。我们可以得到以下结论:

  (一)企业的需求在急剧上升,特别体现在前端的研究、高质量申请、诉讼及许可等业务上,对服务的需求日益高端化。

  (二)专利(商标)等申请业务市场没有大的增长,处于平台水平,竞争激烈,但高质量的专利申请价格可以更高,整体市场需求还在扩大。

  (三)专利诉讼、许可 等业务在迅速增长,单个案件的服务费也有很大的提高,细分市场在迅速扩大。

  (四)知识产权的互联网化趋势在退潮,现有成功的模式集中在获客和推广上,没有形成规模化的网络服务,互联网在知识产权服务领域回归其工具本质。

本文链接:http://weblodge.net/zhishichanye/1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