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双彩网 > 知识工程 >

“新一代知识管理”开启您的“知识工程”之旅

归档日期:06-23       文本归类:知识工程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在当今时代,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依赖于企业获取新知识并利用知识创造价值的速度。外部加速的技术更新和变化的客户需求导致加速变化的环境,而在企业内部,由于加速的人员流动、更强的专业化、信息过载和信息孤岛等,知识的继承和共享面临很多挑战,成员快速获取知识和使用知识的能力成为组织的核心技能。

  知识管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很多企业对于知识管理无论在认识层面还是实践层面,还都有待于更加深入化。与此同时,国内大大小小的知识管理软件厂商也都在摸索着如何开发出更好的更适合企业的产品。近日,CIO时代网记者采访了北京亿维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史晓凌女士,她与记者分享了亿维讯对“新一代知识管理”,即“知识工程”的深刻洞察。

  在访谈的最开始,史晓凌女士与记者分享了亿维讯公司从最初的成立、面临的困局以及到后来业务拓展等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她谈到:亿维讯成立于2002年,为航空航天、装备制造、船舶车辆、石油化工、电子通信等行业客户提供技术创新和知识工程软件、培训、咨询和实施一体化服务,从知识和方法两个维度支撑客户进行可持续创新。2002年,亿维讯在国内推创新方法TRIZ和计算机辅助创新CAI软件的时候,国内了解、甚至听过TRIZ和CAI的还很少,面对空白的市场,亿维讯面临着艰难的市场培育工作。亿维讯最开始将目光聚焦在航空航天等对自主创新需求大、创新基础好的单位,例如在当时的中国一航集团举办创新方法总师班、副总师班。在经过了最开始艰苦的阶段,亿维讯逐步在技术创新领域闯出了名堂,可以说是国内的领头羊。

  在客户需求牵引下,亿维讯从2008年开始逐步探索“知识工程”业务,搭建团队,从方法、技术、工具方面开始研究积累,2010年,亿维讯率先提出新一代知识管理理念--面向企业业务应用的知识工程。亿维讯是做创新的公司,本身包含了创新的基因,在客户需求牵引下不断创新,进行业务发展、转型、融合,亿维讯愿意也乐于做“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

  谈及企业为何从最初的创新服务开始考虑到“知识工程”业务的时候,史晓凌女士用实例给与最好的解释:其实是客户帮助我们选择了“知识工程”业务,是客户的需求牵引着我们业务的发展。中航集团是亿维讯最早的客户之一,在航空工业从模仿型向自主创新转变的大背景下,中航集团引入创新方法及CAI软件,在集团内部培养创新型人才,应用方法和软件解决创新难题,取得了很好的创新成果。进入新时期,中航又面临着新问题:一方面随着老一代研发人员退休,研发设计队伍年轻化,这种人才和知识的断层造成研发队伍“有样子的活会干,没样子的活不会干”,知识的有效传承和共享重用问题是摆在中航集团面前的重要课题。另一方面,中航集团引入创新方法和CAI平台几年的时间,产生的创新成果也需要进一步重用起来才能发挥更大的价值。基于此,在中航下属的某飞机设计研究所,率先开展了知识工程业务,旨在让知识积累起来、流动起来、重用起来。

  在为客户提供创新服务的过程中,亿维讯发现,想要创新,方法引导和知识支撑是分不开的。IDC研究报告显示,大部分研发人员做的90%的所谓“创新工作”是重复工作,因为这些知识已经存在。因此,需要将这些知识进行继承共享和重用。但是光继承不行,还需要继承后再创新,而传统一些创新方法存在盲目低效的问题,创新需要高效的方法来引导。总之,要实现可持续创新,知识工程是基础、创新方法是关键、信息技术为支撑。

  亿维讯提出的“新一代知识管理”的“新”,指的是在新的知识经济时代背景,用户新的工作环境以及新的信息技术发展情况下,满足客户知识挖掘获取、积累沉淀、管理应用需求的知识管理服务。比如说“信息孤岛”现象,这在之前是不存在的问题,是随着企业信息化建设发展产生的问题;再比如说“信息爆炸”、“信息过载”现象,这在之前也是不存在的问题,客户需求也从之前数据/信息保存转向了在信息中“知识淘金”.

  亿维讯提出的“新一代知识管理”,首先定位于企业核心业务,特别是研发领域,其次,以企业核心业务的知识需求为出发点和落脚点,进行知识体系的设计,并提供知识采集、加工、管理和应用的方法和工具。

  谈到“知识工程”的优势,史晓凌女士是这样解释的:在海量信息面前,在信息化工作环境下,知识应用的准确性和个性化需求越来越强烈,这也是亿维讯“知识工程平台”发挥作用的地方。对应之前提到的“新一代知识管理”中的“新”,“知识工程平台”就是体现这种“新”的落地工具,它具备了信息采集全面化、知识挖掘深入化和知识应用智能化的特点,从而满足新环境下知识应用的准确性和个性化的需求。当然,这背后需要有一系列的核心技术、统计分析算法等支撑。

  知识管理在企业中的地位逐步提升,成为企业管理与信息化建设的重要部分,但很多管理者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的确有不少“惨烈”的例子,刚开始时轰轰烈烈,逐渐偃旗息鼓,最后费时费力上马的知识管理系统,只做员工闲来翻翻之用。在采访中史晓凌女士跟记者分享了她的一些经验之谈:首先在实施知识管理或者知识工程之前,企业要明确知识管理在企业中的定位;其次,认识清楚自身现状和需求,有明确的目标;最后认识清楚围绕目标做什么,如何做,做好规划。因此企业不能盲目,更不能跟风,而且知识管理项目并不是短时间就能见到成效的工程,更确切的说它应该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项目,前期需要梳理企业的业务、知识等一系列的东西,到后期才会慢慢的显现出它的效果。

  除此之外,还需要注意,做知识管理,不仅仅是建一个库、上一套系统,需要“体”、“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换句话说,除了要提供知识采、存、管、用的工具外,还需要配套的规范、制度、流程保障知识管理的持续性,久而久之,形成企业内部利于知识分享的文化。

  谈到目前热的发烫的“大数据”话题与知识管理、知识工程的关系,史晓凌女士谈到:大数据应用落脚最终也是离不开知识管理的范畴,同样是从“数据-信息-知识-智慧”这个价值链的发展轨迹。信息爆炸、大数据、信息过载这些词,几乎无处不在,信息也无处不在,但我们的“知识”在哪里?数据大、信息多不是目的,能够从中挖掘出知识、为我所用才是目的。知识正是大数据之“大”背后的那个“小”.知识经济时代,企业发展将更加倚重组织的知识。因此,从庞杂的数据、信息中进行挖掘,发现知识也成为了企业生存发展的重要能力。而知识工程的实施就是要建立起企业的这种知识挖掘和获取能力,使得企业具备快速适应环境变化,持续发展的能力。

  大数据标志着人类在寻求量化和认识世界的道路上前进了一大步,拥有大量数据为我们理解世界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但是开启这扇门还需要一把钥匙,这就是知识工程,不仅仅在商业领域如此,我们的生活、工作、甚至思维都会因此产生变革。

  云计算是一种新型的计算模式,它把IT资源、数据、应用作为服务通过互联网提供给用户。谈到云计算对于知识管理的影响,史晓凌女士认为云计算对于知识管理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知识管理服务商,二是实施知识管理的企业。对知识管理服务商来说,首先是云计算中涉及的IT技术,例如对于非结构化信息/知识的存储和处理,例如不同设备间数据或知识的共享等,这些在云计算中用到的技术,都可以为知识在采-存-管-用环节提供可借鉴、可利用的技术。其次,云计算中软件即服务的模式,通过互联网的软件交付模式,可减低成本,并简化部署。

  相应地,其实对于服务商的影响,都会间接的变为对于客户的影响,例如供应商软件开发成本的降低、周期的缩短,对于客户来说也会以更低的成本部署知识管理平台。对于知识共享技术的应用,也是如此。

  知识时代才是抓住时代发展本质的描述,而所有技术层面的新生事物,都是实现这个时代目标的物质和技术基础。比如搜索技术是信息时代的技术基础,网络是信息时代的物质基础。在新的知识时代,大数据挖掘、云计算是技术基础,而数据仓库、高速网络、智能云等是物质基础。

本文链接:http://weblodge.net/zhishigongcheng/80.html